站内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重镇文化 > 文学作品荟萃
家乡的乌裕尔河
信息发布人:薛辉 作者:孙吉华 来源: 北安信息 更新时间:2018-11-06

    乌裕尔河是家乡仅有的三条河流之一。在我步入这个城市的第一天,这条河就流入了我的心海。
    1969年的初秋,中国北部边境全线备战的警笛,打破了黑河军分区大院内的宁静。每个家庭都在同一时间接到了这样的命令,五天之内必须做好撤出黑河的准备。我家也在这次南迁的行列中,目的地就是北安。这一次迁徙不知道是不是载入了史册,它留在我11岁双眸中的离别,就是7台客车中母亲们带着她们的孩子,女人的丈夫、孩子们的父亲都坚守在保卫国土的一线阵地上。
    经过一路颠簸,晚上9点车队才进入这个传说中的城市,临时的落脚点就是县党校大食堂,学校的老师成为我们临时的服务员。从两个服务员对话中我知道了这里有一条河,这条河因连日的降雨在肆无忌惮的扩张自己的地盘。
    我刚从黑河过来,黑龙江的波澜壮阔早已印入我的脑海,难道还比不过这里的一条小河吗?当时我就想一定要去看看这条河。
    庆华厂边的技校校舍成为我们的新家。安置好的第二天,军分区后勤处的一位叔叔把我们就近送进东方红中学各自的班级。我一落座趁着老师在黑板上写题时问同桌的男同学:“你知道南河在哪里吗?可以带我去看南河吗?”
    男同学看看我:“不去,南河正发大水。我都回不去家,你去做什么?”
    “为什么回不去家?”
    “让大水淹了。”
    大水淹了?这更增加了我的好奇。我从书包里拿出一盒蜡笔:“你带我去,这盒笔就送给你。”
    男同学拿过蜡笔盒说:“我可以带你去,但不是现在。”
    我看了一眼前面讲课的老师说:“当然不是现在啊。现在我们在上课,要到星期天。”
    男同学说:“星期天也不行。”
    “那什么时候?”
    男同学想了一下说:“明年春天吧!”
    我喊出了声:“什么!为什么要那么久?”
    喊声召来了全班同学的目光,也把老师震怒了,他黑着脸用教鞭指着我却叫不出我的名字。我站起来,低下头等着挨批评。也许老师看我是女同学新面孔,也许是听说了学校新转来一批“逃难的贵族”,并没有批评我,只是说了句:“新同学要注意课堂纪律。”就让我坐下了。
    无心认真的听课,盼到下课,我拦住要去玩的男同学:“你告诉我什么时候可以去南河,不然把蜡笔还给我。”
    男同学说现在的南河像一头暴怒的狮子,没有什么好看的,明年的春天才是最好的时间,还可以采很多的野菜和野花。
    男同学把蜡笔放到口袋里吹着口哨玩去了。
    南河是什么样呢?
    这个冬季我从老师和同学们口中知道了南河的历史和大概的模样。
    被当地人们土话了的“南河”真实的名字叫乌裕尔河,是我省一条最大的内陆河流,也是中国第二大内流河。发源于小兴安岭西麓,由东至西流向。在我们北安水文站处,中高水位时最大水面宽140-180米,最大水深4.6-5.5米,最大流速每秒1.2-1.7米;枯水位时最大水面宽8米,最大水深0.3米。 然而,令我不解的是这样一条大的河流在走出我们北安境域后没多远就没有了去向。史书上是这样解释:……上游属上溪性河流特征,有明显的河床,下游河水排泄不畅,失去河床,河水四溢,形成广阔无垠的沼泽。还有一点更加不可思议,都说条条江水向东流,而我们家乡的河水却向西奔…… 是天然雕篆还是人力所及?
    在对南河魂牵梦萦中,冬过去了,美丽的春天向我们走来。“五一”过后,我和同桌同学旧话重提,男同学终于答应星期日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一起去探访春光中的南河。
    周日早上,刚吃过饭,两个女同学就守在了门前。我们来到和男同学约好的地点,他们已经等在了那里。
    春天,美就美在万物竟绿。一缕清风轻轻的吹去了一帘微雨,如洗的天空,格外的清澈透亮。放眼望去,满目苍翠,生机盎然。十几岁的年龄正是贪玩的好时光,我们一路说笑戏闹间,就到了城边,同学们告诉我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南下坎”,坎的下面就是南河——你看到了吗?
    我看到了南河!
    俯看坡下几百米远处,被嫩绿的芦苇和青青的水草环绕着的一条银色的水涟缓缓的飘过来,未经开垦的河床包裹着厚厚的金沙。如果说黑河边流过的龙江是一位从大山深处中走来的粗邝汉子,那么我眼前的南河就是从天宫下凡载歌载舞的柔情女孩——妩媚、娇娆!
    在同学们左环右顾寻下坡的小路时,我已踏着青青绿草点点杂花,跑下了土坡,来到南河边。
    一时间,我分不清是我拥抱了沙滩青水还是青水沙滩拥抱着我。那柔软的沙脚踏下去像走在泼斯织的地毯上,舒适、惬意;蓝蓝的河水像从天空中扯下的一条锦带,飘渺、祥韵;一阵春风拂过,河面上一朵涟漪追着另一朵涟漪,像是一群调皮的孩童,憧憬、任性;岸边丛生的翠绿的蒲柳难不成是这河水的嫁衣?几只红翅膀的蜻蜓踩着飘飞的蒲公英的种子在水面上嘻戏;清澈的流水间我看到大大小小的各种鱼儿在游弋……
    我蹲下身来,双手掬起一捧青水,久久凝视着。这是母亲的乳汁,她哺育了两岸子民一代一代生养不息!
    两个男同学看到清澈的河水,开始脱衣服。我拦着他们:“这个时候水很凉,不可以下水的。”
    一个女同学拽住我:“别管他们,他们都是属水鸭子的,见了水就见到了亲爹娘。”
     男同学在水里玩的高兴,可是上到岸上,冻得就像两只青猴,哆嗦着说不出话来。一个女同学看到坡上一片地里有几只去年摘剩下的红红的干辣椒,赶忙跑去摘了下来。看着两个男同学被辣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我们几个女同学笑痛了肚子。
    跟着同学们我认识了各种野花,还有什么是蕨菜,什么是小根蒜,还采了一大抱的江葱。回到家母亲打上几个鸡蛋拌上江葱给我们蒸了一大锅包子,味道满不错!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让前苏军看到了新中国钢铁长城不可战胜的气势;全民“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展示了站起来的新中国人的力量;反坦克火箭弹精准的着陆点让那些“乌龟壳”举步不前。虽然他们依然在江对岸罗列重兵虎视眈眈,但却再没有敢越雷池半步。势态的好转,当时“逃难的贵族”大部分都返回了自己的家园。我的父亲因为“右派”的伯父还在进行改造,虽然提了职务却被派到内地“支左”。我的家就留在了北安,北安就成为我真正的家乡。白驹过隙,转眼四十余年过去,北安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民公园碧水蓝天游人如织;高楼大厦星罗棋布耸入云天;柏油马路宽倘整洁四通八达;日耕而作日落儿息的农民住进了楼宇新村……
    那我们的乌裕尔河呢?
    再见南河,已寻不到四十年前柔情的女孩、找不到青绿的嫁衣,还有河岸那厚厚的金沙……留在眼中的是裸露的黑土、凹凸的河床,混浊的河水中哪里还见鱼儿游的踪迹……
    不知道哪年哪月哪日,哪位聪明的探荒者发现了母亲河身体里丰富的宝藏——金沙!
    一时间,河中采沙船穿梭,河岸牛马车流动。母亲河身经几千年修练孕育的金沙不仅成就了我们北安城中的高楼大厦、道路桥梁,还支援着周边的城市建设。
    ——母亲河她以逆向倒流的创举向人类奉献着她的乳汁她的筋骨;她不求回归大海的波澜壮阔而将自己的躯体支解去灌溉那片草场,释放着自己的爱和温暖。曾经的眷恋化做枝枝脉脉,为那片草丛穿上了四季的彩装,在美丽的丹顶鹤翱翔的羽翼下完成了大自然赋予的美丽的转身,而给自己留下的是百孔千疮。
    那一年的一个假日,市里一家单位组织全体员工到南河边游玩。两个水性很好的青年在水里嘻戏。他们一会儿踩着水,一会儿躺在水面上,一会儿开始竟游。他们年轻的心不知道河底存在着数不过来的沙坑形成的漩涡已经向他们伸出了魔爪……经过两天两夜的打捞,年轻的尸体才被打捞上岸,两个年轻人睁着大大的眼睛紧紧的抱在一起,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是什么夺去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这是乌裕尔河的错吗?!
    我看到省、市各级政府红头文件频频颁布新政策新条规,严紧私挖滥采做着多样亡羊补牢。但何时才会还母亲河本来的英姿?
 

www.hljba.gov.cn 北安市人民政府主办 北安市政府信息中心承办
技术支持:黑龙江海康软件
联系电话:0456-6663877   Email:wlb3877@163.com
政府网站标识码:2311810005   黑公网安备 23118102000001号   黑ICP备 16008525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