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重镇文化 > 文学作品荟萃
小兴安藏话
信息发布人:薛辉 作者:姜波 来源: 北安信息 更新时间:2017-10-24

——说说我收藏的电影海报

    在当下的国内收藏大潮中,与电影有关的物品如电影合本、电影说明书、电影报刊、电影明星签名照、电影放映机等,越来越受到藏家们的青睐,而这其中又以电影海报格外引人注目,极受拍卖市场“淘金者”的追捧。
    1895年12月28日下午,法国人卢米埃尔兄弟在巴黎的一间地下室公映了世界上第一场电影,向世人宣告了电影的诞生,这是继音乐、舞蹈、戏剧、绘画、雕塑、建筑、摄影之后的第八艺术,唯一一个有声记载的艺术形式。1896年电影传入到中国。在上海徐园的“又一村”剧院放映了首场电影。此后,直到1905年中国第一部电影《定军山》的问世,电影这门影像艺术在中国扎根传播的同时也衍生出了一种新的宣传品,这就是我们所熟知的张贴于电影院的电影海报,之所以称其为海报,据说是因其较早出现于上海的缘故,故名海报,由此,便约定俗成至今。作为“海派文化”的代表,电影海报从其诞生之日起,便以其精湛醒目的构图、极具视觉冲击力的表现形式,充满浓郁的时代气息,充分地展示着电影的永恒魅力,成为一件件难得的艺术精品。我国现存最早的电影海报是1934年由郑正秋编导、“电影皇后”胡蝶主演的《再生花》,该影片海报历经八十余载能保存至今实属不易,而这部影片的母带和拷贝却没有那么幸运,在日军侵占上海时焚烧贻尽。
    1976年,父亲为照顾患病的母亲离开了工作十年的大庆油建指挥部,调回到了刚刚落成的北安电业文化宫,继续干电影放映员工作,当时电业文化宫初建时放映使用的是35毫米提包机,后来条件慢慢改善了,1979年开始改用了松花江座机。为了弥补当时放映员短缺的问题,特地又从工农兵电影院调来了蒋金风,再后来又调来了几位同志。因电业文化宫归属当时的北安发电厂,所以放映的电影都比县电影院晚1—3天。父亲因为工作业绩突出,后期被厂部任命当上了文化宫主任。我记得那时父亲每一个月的中下旬都会骑自行车去八道街的电影管理站排片,回来后都会驮回粗粗的一卷花花绿绿的电影海报和厚厚的一叠《电影介绍》。这些电影海报大小不一,黑白彩色都有,当时所放映的电影基本都配发了电影海报。父亲取回的这些海报,除了留足单位宣传使用的以外,重复的海报要么给我和大妹包课本用,要么就是送给克山农村的外婆家过年糊墙用。至今我还清晰地记着外婆家的墙上粘着几十张《拔哥的故事》、《二泉映月》、《摩登时代》、《闯王旗》、《包公赔情》、《牧马人》、《燕青卖线》、《猎字99号》电影海报。农村人农闲时有爱串门的习惯,左邻右舍的屯里屯亲的看过回去一说,一传十、十传百,左一拨右一拨都跑到外婆家看“稀罕”,品头论足、说这说那。外婆家的土房成了屯子里的一处风景区,着实热闹了好一阵子。
    九十年代初,随着国内收藏热的日渐升温,我才意识到电影海报潜在的艺术价值、文化价值和收藏价值,便开始有意识地从本地和外地藏友手中购买了一些,闲暇时沉浸其中,徜徉在一幅幅海报的经典画面前。“中国早期十大女星的电影,“十七年”中国电影,“文革”时期电影……透过一张张海报,感受时代遗留下的气息。“22大影星的绚丽与哀愁”,“八个样板戏”的疯狂与沉寂、反思与探索影片带来的启示与展望……这些不同时期诞生的电影海报,既继承了早期民国时期流行的“月份牌”宣传画的一些优秀技法,也借鉴了五、六十年代苏联“老大哥”宣传画“高、大、上”的构图模式,同时也融入了新中国美术工作者的一些大胆尝试和创新,民族风格极其浓厚,如蒋兆和绘的《马兰花开》;程十发绘的《林则徐》、《玉色蝴蝶》;颜地绘的《南征北战》、《白毛女》;黄永玉绘的《长发妹》;陈逸飞绘的《青春》、《春苗》;范曾绘画、许世友上将题名的《少林俗家弟子》等这些绘画风格迥异的海报,都是极具代表性的。
    我珍藏的电影海报中,有几幅是我格外喜欢的,现介绍如下:
    1956年,为纪念著名文学家鲁迅先生逝世20周年,北京电影制片厂决定将鲁迅先生的名著《祝福》搬上银幕,这部新中国第一部自行摄制的彩色故事片,由夏衍改编、桑孤导演、白杨主演的电影,在艺术和技巧上,都达到了较高的水平,这部电影不仅在国内被广大观众选为最喜爱的影片,而且在国外也受到欢迎,并于1957年获得第十一届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特别奖及1958年墨西哥国际电影节银帽奖。由于当时国内尚无生产电影胶片的技术,所以选用了国外进口电影胶片来拍摄的该片。我收藏的这张《祝福》电影海报,长71cm,宽52cm,是现代中国艺术家张仃先生所设计的。他早年不但设计过各种宣传品,还设计过全国“政协”会徽,并参与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的设计,新中国的“老、纪、特”邮票中,“纪1”、“纪2”、“纪4”等都是他亲自设计的。海报上近处的祥林嫂右手挎着蓝花布包裹。“头上扎着白头绳,乌裙,蓝夹袄,月白背心,年纪大约二十六、七岁,脸色青白,但两颊却还是红的。”两次丧偶和丧子给她带来的悲伤和无奈刻画在脸上。画家张仃用纯熟的绘画技巧,用柔和的色调,将江南水乡的妩媚景色展现于画笔之下。初春的新绿、薄薄的雾霭、水面停靠的乌篷船及鲁镇的黛瓦白墙,和谐而清新,画面充满诗意,这些江南景致极大反衬了祥林嫂的痛苦、麻木的内心世界。海报下的两个红底黑字“祝福”,可谓点睛之笔,它既向观众明确传达了影片片名这一讯息,又暗示了片中女主角在新年人们的声声祝福声中悲惨离世这一事实,控诉了封建社会对劳动妇女的无情压制和剥削。
 1961年由北京电影制片厂与天山电影制片厂(原新疆电影制片厂)联合摄制了电影故事片《阿娜尔罕》,该片是由林艺编制、李恩杰执导,乌力克、热合曼主演的。该片1962年在全国公映后,反响不是很大,片中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阿娜尔罕和库尔班逃到荒漠的戈壁滩上举行婚礼的场景,优美且富一些诗意,已成为中国电影不可缺少的经典片段。这部影片的海报堪称是中国电影海报中的“珍品”,它是由我国著名的画家黄胄先生所绘画的,他早年曾师从西北“长安画派”的领军人物赵望云、韩乐然门下勤习绘画,擅长人物画和动物画,尤以画新疆人物和毛驴而享誉国内外。黄胄先生所绘的这张《阿娜尔罕》电影海报,长75cm,宽53cm,展开此张电影海报,西部风情涌进眼底,近处女主角阿娜尔罕掩面羞色的神态,极具特色的民族服饰,远处地主老财的傲慢骄横无情的表情都在画家超凡的笔下表现得淋漓尽致。画家扎实的速写基础,线条流畅 、不拘章法,粗犷、遒劲、气势超脱以往,作品富有浓郁的生活气息,而片名的书法更是笔道质拙、意蕴无穷,极有返朴归真之意。
    2005年,一代国学大师、文物鉴定家、书画家启功先生悄然离世,其书法作品内紧外放、遒劲硬朗、俊逸无比,其字体书卷气甚浓,极受世人喜爱。其书法作品与电影也极有渊源。1984年,中国首位功夫片女导演王芒瑜编导的彩色故事片《岳家小将》正式与观众见面了,影片中的男、女主角扮演者寻峰、张希玲等青年演员的功夫表演令人大开眼界。而歌唱家郑绪岚演唱的电影插曲《小百合花》更是在国内风靡一时。2014年秋季我在市内一家藏品店意外地收购到电影的海报,让我惊讶的是,这部影片的海报题字竟是启功先生,熟悉启功生平简历的人都知道启功先生出身于一个满清破落的贵族家族,是清世宗(雍正)的后代子孙。而历史上1234年南宋和蒙古联合灭掉的金,正是清朝的前身,而启功先生能为这部岳家后人抗击自己祖先的影片(海报)题写片名,足以彰显启先生的博大胸怀和宠辱无惊的人生境界,更令后来者追忆其大家风范!
    一张电影海报的完美设计,是对画家的知识储备和美术技法的再一次调动和运用,它凝聚了创作者的辛勤汗水和聪明才智。去过上海的人,都知道上海的外滩很有名,而对外滩下曾经存在过的和平女神像(欧战胜利纪念碑)就未必了解多少。这座为纪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上海外国侨民回国参加战争死难者而建的纪念碑,曾在民国时期坐落于延安东路的外滩上,处于当时的美、法租界交界处,在1924年2月16日举行了落成典礼。1941年日军占领上海后,极其野蛮地强制性地将其拆毁。现今这座老上海的地标建筑,我们偶而只能通过一些著名的影视剧,如1981年“上影”摄影的《七月流火》影片的海报去追忆和领略老上海的这一名胜遗迹的风采。九十年代中后期,随着电影行业的越来越不景气,电影海报的设计越来越流向“世俗化”、“形式化”了,手绘版的电影海报越来越稀少,摄影版的海报完全占据了主流。1989年“上影”摄制的《庭院深深》(上、下集)和1990年广西电影制片厂摄制厂的《黑色狂人》电影海报,便发生了“撞车”现象,两部影片的海报无论是海报的构图、用色等都极其相似,感觉极其乏味、毫无新意之感,总之,电影海报做为一种宣传品,尚需更多的电影资料收藏者进一步挖掘和整理,更好地推广和普及电影海报的大众化收藏,让更多的人们喜爱上这一文化艺术。
 

www.hljba.gov.cn 北安市人民政府主办 北安市政府信息中心承办
技术支持:黑龙江海康软件
联系电话:0456-6663877   Email:wlb3877@163.com
  黑公网安备 23118102000001号   黑ICP备 16008525 号